向日葵视频app下载安装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听到慕浅这个问题,陆与川看似温润平和,实则深邃无波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许久。

好一会儿,陆与川才缓缓开口:“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

“只需要回答是,或者不是。”慕浅说,“其余的问题,都在的答案里,不是吗?”

陆与川听了,微微呼出一口气,道:“今天上来找我,我原本很高兴。”

“那真是抱歉。”慕浅说,“实不相瞒,我这个人,一向很擅于破坏别人的好心情。”

陆与川静静看了她片刻,忽然又往前倾了倾身子,继续磨咖啡粉,“无论如何,喝一杯我为冲的咖啡吧。”

慕浅安静地坐着,看着他磨咖啡粉的动作,目光清冷而澄澈。

磨好咖啡粉,陆与川站起身来,走到咖啡机旁边,开始煮咖啡。

两分钟后,陆与川端着一杯香浓的咖啡放到了慕浅面前,“尝一下。”

慕浅端起杯子来,先是闻了闻,随后浅尝了一口。

“味道如何?”陆与川问。

清纯女神宋伊人夜景清纯写真

慕浅没有回答,而是端着杯子,开始大口大口地喝。

刚做出来的咖啡还很烫,可是她仿佛没有察觉,竟一口气将整杯咖啡都喝完了。

喝完之后,慕浅冲陆与川展示了一下空空如也的咖啡杯,“喝完了,可以继续先前的话题了吗?”

陆与川看着她手上的动作,随后微微叹息了一声,揉了揉额头,才开口道:“会问我这个问题,那应该会对我有所防备。我给煮的咖啡,想也不想就喝光?”

“比起一杯咖啡带来的威胁,我更想知道真相。”慕浅说。

陆与川听到她的回答,竟微微颔首微笑了起来。

他想起从前听到她的名字时,与她的名字牵连在一起的那些事。

“这倒是符合的性子。”陆与川说,“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执拗丫头。”

“所以呢?”慕浅说,“一个问题,只需要一个字或者是两个字的回答,也需要考虑这么久吗?”

陆与川淡淡垂了垂眼眸,再度微微一笑,“如果我回答是,是不是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?”

“是。”慕浅回答,“所以的答案是什么?”

陆与川闻言,又凝视了慕浅许久,才道:“难得对我这么坦白。所以,我不否认自己做过的事。”

一瞬间,慕浅心头,如同有千斤重鼓,被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敲击。

一种沉重而窒闷的痛,自心底悄无声息地发出,逐渐蔓延至四肢百骸。

哪怕这个答案,她心中早就已经有数。

可是此时此刻,面对着这个“坦荡”的男人,一股莫名的寒意,逐渐侵袭她的后背。

“以为,他和心爱的女人有染,所以杀了他。”慕浅说。

陆与川没有回答。

他只是拿起面前的香烟,抽出一根来含进口中,随后划出一根火柴,点燃香烟之后,他才又熄掉火柴,扔进面前的烟灰缸里。

慕浅看着他的动作,片刻之后,才又开口:“可是……是误会了他。”

陆与川缓缓吐出一口烟圈,点头道:“是。”

慕浅蓦地抬眸看向他,眼睛已经开始隐隐泛红,“所以,忏悔过吗?”

陆与川手中夹着香烟,沉眸片刻,才又开口:“每个人,都会因为一些错误的讯息而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,在我看来,揪着过去的错误不放,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。”

“所以,枉杀了一个好人,连一丝歉疚的心情都没有?”慕浅问。

“即便我满怀歉疚,他也不可能知道,更不可能活过来。”陆与川说,“我不做自欺欺人的事。”

慕浅静静地听完,忽然就笑了一声。

一声之后,她似乎有些控制不住,接连笑了起来。

最后,她笑得不能自已,却又不想让自己太过失态,于是抬起手来,拿手背遮住了自己的眼睛。

“他是个傻瓜,是个笨蛋……”笑过之后,慕浅喃喃地开口,“他不配做的对手,自然也不配的歉疚与忏悔。”

慕浅说完这句,忽然就站起身来要往外走。

可是她起身太急,刚刚抬脚走出一步就重重撞在了面前的茶几上,瞬间吃痛失去平衡,跌倒在地上。

大概是磕在茶几上那一下太重,慕浅久久没能站起来。

直至一只手忽然伸到她面前。

慕浅看了一眼那只手,很快就转开了脸,用手撑着地,艰难地站起身来,微微有些倾斜地站立着。

陆与川清楚地看见,她苍白无一丝血色的脸。

却不知道这样的苍白,是为了那死去的慕怀安,还是为了他这个亲生父亲?

陆与川又看了她片刻,才缓缓开口:“现在要的答案已经有了,打算怎么对我?”

慕浅咬了咬牙,冷笑了一声,道:“我会做自己该做的事……我一定会!一定会!”

她反复重重强调“一定会”,却更似呓语,努力试图说服自己的呓语。

说完之后,慕浅便拖着磕伤的那条腿,一瘸一拐地往门口走去。

陆与川没有拦她,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我让人送下去。”

慕浅没有回答,很快走到了门口,拉开了办公室的门。

这一开门,正在外面跟秘书说话的陆与江忽然抬眸看了过来,看见慕浅的瞬间,那张素来便阴柔冷漠的脸瞬间便阴沉了几分。

慕浅却如同没有看见他一般,径直走向了电梯的方向。

陆与川随后出现在门口,朝张宏使了个眼色。

张宏立刻心领神会,跟上了一瘸一拐的慕浅。

陆与江这才走到陆与川面前,“二哥,怎么回事?”

陆与川看着慕浅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间,这才转身回到办公室。

陆与江随后步入,关上了门。

“我以为她上来跟父女相认的,看样子不是?”陆与江说。

陆与川在办公椅里坐了下来,又抽了口烟,才缓缓道:“张国平那边,什么情况?”

“被霍靳西的人看着呢。”陆与江回答,“怎么?难道他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他们?这就是那丫头上来找的原因?”

“不重要了。”陆与川掸了掸烟头,缓缓道,“反正该知道的,她都已经知道了。”

陆与江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,下一刻,却又恢复常态,冷笑了一声道:“知道又如何?十几年了,没有任何证据,就算张国平出面指证我们,单凭他一面之词,连立案标准都达不到。”

“虽是如此,我还是不想再听到他乱说话。”陆与川淡淡道。

陆与江听了,微微拧了拧眉道:“程家人报了案要找出程慧茹,眼下警方正紧盯着我们,这个时候——”

他话音未落,陆与川轻描淡写地瞥了他一眼,捻灭了手中的烟头。

陆与江沉了眼眸,道:“那就只能等霍靳西放他回淮市,托淮市那边的人办事。”

“尽早。”陆与川道。

陆与江点了点头,随后才又道:“那丫头刚刚知道了慕怀安死的真相,要是张国平也出事,她势必知道是我们做的。二哥就不怕彻底逼跑了这个女儿么?”

陆与川转过身,目光落到窗外,沉声道:“我就是想看看,她到底能不能做我的女儿。”

……

电梯里,慕浅全身僵硬地倚着电梯壁,目光发直,一言不发。

直到电梯到达底层,她一瘸一拐地走出电梯,依旧是神思恍惚的模样。

一楼往来进出者很多,慕浅虽然有张宏护着,却还是接连撞上了几个人,犹不自知。

直到守在门口的吴昊等人接到她。

“太太怎么了?”吴昊伸出手来扶住慕浅,目光却是看向了张宏。

张宏这才回答道:“霍太太的腿不小心磕了一下,我正准备送她去医院检查呢。”

吴昊见状,道:“不用了,我们会送太太去医院。”

说完,吴昊便扶着慕浅往门外走去。

司机适时将车子驶了过来,就停在门口。

慕浅被吴昊搀着,几乎是任他摆布地坐进了车里。

张宏一直在门口站着,直至慕浅的车子缓缓驶离,他才转身回到大厦内。

而车子驶出陆氏集团大厦后,原本一直垂着眼眸的慕浅,才终于抬起头来,转头看向了那幢高耸入云的大厦,目光清明如许。

Share your commen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