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app★

..co,最快更新诱妻入室: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!

她顿时松了一口气,“我什么时候都没空,请让开。”

对方挑眉,“没想到脾气还挺差的啊。”

“我脾气好不好关什么事?”说话的时候,快步的朝着自助餐那边走去,那几个人想挡她的去路,自助餐那边倒是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。

覃竟叙看到高韵锦,愣了下,跟坐在他对面的傅瑾城说:“是高小姐,她好像惹上什么麻烦了。”

覃竟叙说完,就起身来了,傅瑾城回头看到,也走了过来,高韵锦看到他们已经过来了,终于放心了。

那几个人看到覃竟叙他们,本来是不惧怕的,但是那个男的似乎认识覃竟叙,脸色有些难看,还没说话,覃竟叙就先开口了,“这么巧啊?”

那男的讪笑,“是啊覃少,真巧。”

他没想到会这么巧的在这里碰到覃竟叙,看到覃竟叙,他就怂了。

先不说覃竟叙的父亲是市长,是他父亲的上司,就说覃竟叙现在在在京城也挺有名望的,他暂时还真的惹不起。

覃竟叙假装看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问高韵锦,“们认识?”

高韵锦摇头,覃竟叙再问那个男的,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半丸子头美女室内意境写真

那男的笑道:“没……没什么,我们就是路过,不打扰覃少和朋友聚会了。”

说完,几个人赶紧的走了。

高韵锦脸色有些苍白,她偷看了眼一直没开口的傅瑾城,然后跟覃竟叙说:“谢谢,覃先生。”

要是今天没碰到覃竟叙他们,她们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。

“没事。”说完,看了眼她的小脸,“脸色看上去不太好。”

小湘气愤的说:“那几个女的在小锦换衣服的时候,泼了小锦一盆冷水,小锦估计冷到了。”

覃竟叙皱眉,“还有这种事?”

说话的时候,他看了眼傅瑾城,傅瑾城一直没怎么开口,听到这里,他也只是看了眼高韵锦湿淋淋的头发,“回去把头发吹干吧,不然容易感冒。”

高韵锦低着头,闻言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。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覃竟叙说。

傅瑾城没开口,高韵锦也没看他,就和小湘他们离开了。

进了电梯,谭晓薇有些好奇,“小锦,这覃先生是什么人?怎么值钱那些人真怕他?”

“我也不太清楚。”

其实她听傅瑾城的朋友说起过,说覃竟叙是个官二代,但具体他家庭情况怎么样,她还真不清楚。

吹干了头发,高韵锦感觉却并没有怎么变好,已经在频繁的打喷嚏流鼻涕了。

“是真的感冒了啊。”小湘担心的说。

“没事,应该没多大问题。”

话虽这么说,但在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,高韵锦忽然发起了高烧,可把小湘吓坏了,做了一些紧急措施之后,高韵锦都没有退烧的迹象,她心急的去找了范茗秀她们。

范茗秀也很担心,说:“烧成这样,得赶紧送医院才行。”

“可我们没有车,怎么送?”

“我们到楼下去打车,或者是让酒店的人送吧?”

只能这样了。

高韵锦很不舒服,但是她整个人还是有点精神的,但是走路的时候,因为发烧,头有些晕,走路脑袋有些沉,摇摇晃晃的,走路不太稳。

小湘她们只好扶着她走。

到了楼下,她们几个人赶紧的问前台联系司机送她们去医院的事,前台的人看高韵锦烧得不轻,也有些担心,开始帮他们联系人。

但这个时候,都快凌晨了,很多人都下班了,要联系人,也是挺麻烦放的。

“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”

忽然,覃竟叙和傅瑾城从门口那边走了过来,问她们。

高韵锦一愣,小湘她们却高兴极了,“傅先生,覃先生,们还没睡呢?”

“刚和客户聊完事情。”覃竟叙笑,“怎么了?”

“小锦发高烧了,我们想送她去医院,但是一直没联系上人。”小湘急躁的说。

“发烧了?”覃竟叙皱眉,还没说忽然,就看到傅瑾城已经伸手过去,大掌覆上了高韵锦的额头。

高韵锦愣了下,傻傻的抬头看向傅瑾城。

傅瑾城脸上没什么表情,只是伸手拉着她往门口走。

他这个举动,把其他人都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覃竟叙却笑了,“我们是开车来我,有瑾城送她去医院就好了,们不用这么担心,赶紧的回去休息吧。”“那……那好吧。”小湘看着高韵锦和傅瑾城的背影,是真的觉得他们很般配,笑了,对着高韵锦的背影说:“小锦,那我们先回去休息了,如果有什么事,就给我们打电

话哈。”

高韵锦点头,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,“好。”

和小湘挥了挥手,就跟着傅瑾城离开了。

傅瑾城拉着她的手,一直都没有开口,高韵锦看着他高大的背影,看着被他握住的手腕,脑子其实还是空白的,只是默默的看着他。

一直到两人走到了车库那边,傅瑾城看她没动,回头说:“上车。”

高韵锦才迟疑的上了副驾驶座。

傅瑾城默默的开着车,高韵锦低着头也不哼一声,但她觉得他开得有点快了,忍不住说:”……要不要开慢一点?”

她烧得脑袋有点晕,他开这么快,她都快要吐出来了。

他之前开车都不会开这么快的,他今天这是怎么了?

傅瑾城把车速放慢了些,然后看了眼路,才伸手过来,又摸了下她的额头,“怎么感觉越来越烫了?”

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,她低头:“也还好。”

“这里距离医院路还挺远的,再坚持一会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所以,这才是他刚才开这么快的原因吗?

接下来,两人没有再说话了。

车子里温度挺高的,高韵锦又发着高烧,她身子暖烘烘的,但手却很冰凉,她脑子有些不清醒。

她看着傅瑾城,想起她上一次见他还是十月份哪次,也就是说,他们已经一个多月没见了。那段时间,她是真的有点担心他的,但次他忽然说有事不跟她吃饭后,一直没联系她,她就觉得,他估计是并不想联系她,她一直都忍着,没有主动去联系他。

Share your commen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