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优最新app入口

堕蛟鱼头,声名赫赫,天下共知。

在上古时代,但凡人族大宴,必有这道大菜。

曾经统御天地,坐享诸天荣光,奴役人类,将万千人族视为奴隶与资粮的至强妖兽,却也沦为了人类餐桌上的一道大菜。

诸强共享,与民同乐。

对于妖兽而言,这是一段耻辱的过往,它代表着人类的荣耀与威能,同时也在告诉世人妖兽一族衰亡。

因此,这道大菜对于堕蛟而言,既是不能提及的禁忌,也是不愿回忆的噩梦。

他们的先辈曾经霸天绝地,却最终沦为人类餐桌上的美食,这比杀了他们还难受。

此刻,陈宫猩红的眼眸里涌现出一抹恐惧与闪躲,他隐约猜到这个疯子为何提及这段过往。

“你如果实在不愿意归顺于我,那我倒是想要尝尝这道上古大菜。”王穹咧嘴笑道。

“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吃过蛟龙肉呢!”

妖兽肉也有不少,当初在光明学宫求学得时候,王穹便吃过不少。

妖兽肉可以滋养筋骨血肉,壮大火种。

阳光洒落少女房中心情大好生活照

可是像蛟龙肉依旧属于珍品,哪怕是血脉稀薄的杂蛟都极为罕有,更不用说阵亡级别的堕蛟了。

“你这个疯子…”陈宫厉声吼道。

此时,他的眼中充满了恐惧与愤怒。

身为堕蛟一脉的真王,他并不怕死,可是如果真的将他做成一道菜,那真是比死还可怕,那就是堕蛟一族的耻辱,死后都无法面对历代先祖。

要知道,堕蛟鱼头这道人族大菜已经有三千年不曾现世,最近的一次还要追溯到林罗天时代。

陈宫并不想打破这个记录,成为三千年来第一头成为堕蛟鱼头原材料的罪人。

“你好好考虑考虑吧!”王穹冷笑。

他一挥手,天生池猛地落下,一道道元气好似锁链般将陈宫镇封,重新关入天生池内。

王穹并没有急于将陈宫收复,他也知道,堂堂真王不可能仅凭他三言两语就真的归附。

他要做的便是在陈功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,一颗恐惧的种子,让他不敢轻言取死,又不敢太过反抗。

长此以往,王穹有的是时间跟他慢慢磨。

“你想要驯服一头真王?”驴爷似有深意看着王穹:“算是交代后事,为以后铺路吗?”

王穹耸了耸肩:“天启宝库将开,一切都是未知,总得提前谋划。”

他自出道以来,横推诸敌,百无禁忌,惹下太多对头。

如今王穹尚在,且如日中天,七皇子,光明学宫,天武王等都站在他的身后。

可万一哪天他出了意外,这些联系都会变得脆弱,到时候他身边的人势必遭到清洗,没有绝对的力量守护,终究难以心安。

说到底,唯有自己培植的势力才是现实,其他都不可依赖。

“废土可以作为最后的屏障。”王穹神色凝重,轻语道。

废土乃是诸法绝灭之地,有灵巢建立的法阵,73号肉铺的存在变得超然特别,能够动用诸多手段,在废土先天便有优势。

另外加上驴爷,胖子还有杨奇等人的经营,如今的73号肉铺已然今非昔比,甚至弃用了曾经的名号,改为屠神公会。

“如果有一头真王坐镇,便多了一分手段。”王穹沉声道。

“最好能够让天生元胎孵化出来,再加上杨奇,小明还有小叶子,屠神公会想要自保应该无虞。”

王穹早已想好了一切。

兵王杨奇,小明尊明浩然,叶王叶默,还有神秘莫测的胖子,这些人都是当代天骄,年轻一辈中第一梯队的强者,他们都达到了融器境的实力。

合力一处,除非老牌强者出手,天下之大,难以有人可以轻撼。

另外,再加上驴爷,以及废土的先天优势,恐怕就算光明殿想要彻底将他们赶绝也要费一番手脚。

天生元胎和真王血脉是王穹留给屠神公会最后一重保障。

“我绝对不会让当年的事情重演。”王穹眸光冷冽。

当年初王祭之后,他身边的人便遭到了光明殿的清洗。

光明学宫时代的挚友,如霍青冥,明清纱,龙乾,谷阳,鱼念一等人都遭到了不测,下场不是很好。

彼时,王穹自废土归来之后,得悉一切,恨怒欲狂。

今时今日,他凶威盖压人世,踏足融器一道,横推年轻一辈,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可以任人揉捏的小子。

所以,王穹绝对不会让这种惨剧重演。

“好人不长命,坏人活千年,你小子一看就是能活万年的主。”驴爷撇了撇嘴道。

虽是调侃,可是眼中却闪过一抹关怀之色。

“你若是死了,那胖小子想必会疯,有很多人要死,随你陪葬。”驴爷突然道。

“胖子吗?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。”王穹笑着道。

说起来,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胖子了,也不知道这家伙现在怎么样了?

胖子的伟大事业在废土进行得如何?

有一说一,他的老干娘肉酱的确不错,在废土应该有着广阔的市场和前景,这也是胖子心心念念的事业。

“下次再见,他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,放心吧,天启宝库出世,他会前来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驴爷信心满满,在遇见王穹之前,他可是将宝都压在了胖子的身上。

“我拭目以待,不过多做一些安排总是好的。”王穹咧嘴笑道。

他看似嚣狂霸道,实则心思深沉。

“想法很好,可真的想要驯服一头真王实在太难了。”驴爷摇头道。

妖兽本就桀骜不驯,更遑论是一头真王?

这可是妖兽文明之中的贵族,最上层的存在,血脉高贵,不可亵渎。

他们的骄傲是人类无法想象的。

从失落时代,火种修行体系诞生以来,就罕有真王被驯服的先例。

真王序列,宁可战死,也绝不低头。

“失落时代,也曾经有道统尝试驯服过真王,那是一头大地蝎王,被锁在了山门之外,凶威涛涛,震慑十方。”

“结果那头真王不过是假意降服,待得门中那位大能闭关之时,突然暴起,蜕壳破禁,将那道统门人部斩杀,甚至闯入禁地,寻到了那位闭关的大能,乘其不备,摘掉了他的头颅。”

驴爷郑重告诫道。

自从人类与妖兽文明开战以来,不知多少高手想要驯服真王,但获得的都是血淋淋的教训。

这些妖兽之中的贵族,他们的血脉至高至上,打心底里是不会屈服于人类这一低等卑贱的种族。

“仅靠武力和威胁看来不够啊。”王穹深思,这也是他担心的一点。

“不知道研究院的妖兽球可不可以。”

妖兽球的诞生本就是为了驯服妖兽,甚至催生了一新的职业,驯兽师。

“那东西也就对普通妖兽管用,实力强一些的都无法收服,更不用说是真王序列了。”驴爷摇了摇头,予以否定。

他曾经研究过妖兽球,效果有限,且制作成本极高。

否则如果连真王级别的妖兽都能收服,那真的是逆天了,妖兽一族非得发狂不可,就算倾尽族之力,也要再启战争,绝对不会让此等逆天之物出现在世间。

“倒是有种办法可以驯服真王。”驴爷见多识广,突然道。

“什么办法?”王穹眼睛一亮,赶忙问道。

“度灵咒!”驴爷长耳耸动,低声道。

“度灵咒?那是什么?”王穹奇道。

这东西连《东神秘录》上都没有记载,要知道《东神秘录》乃是光明殿的一部奇术,号称天地百科书,包罗万象,连这上面都没有记载,那真是有点东西了。

“度灵咒乃是一段禁忌灵咒,号称可以度化世间一切有灵之物,极为恐怖。”驴爷沉声道。

“可以度化一切生灵?真的假的?”王穹狐疑道。

“废话,假的我提它干嘛?”驴爷瞥了一眼道。

“此咒逆天,就算是有点灵性的法宝都能度化,为你所用。”

“这么牛逼?”王穹双眼放光,就如同黄鼠狼见到了风韵犹存的老母鸡一般。

“天地间有一件宝物,乃是一只古碗,可以控制四季轮回,此碗一出,无论天地气候多么恶劣,都能四季回春,万物复苏,就连北境那等绝地都能春色盎然。”

“此宝名为春碗!”

王穹心头一动,关于春碗,《东神秘录》上倒是有些记载。

此宝原本掌握在十万大山一部族手中,受到其族人世代供奉,唯有每年碎末的时候,族中才会请出此宝,让族人顶礼膜拜,观看参悟。

因此看春碗成为了这一部族世代传承的习俗。

不过《东神秘录》上记载,春晚被十二头强大妖兽守护,十二年一轮回,由不同妖兽执掌。

那些可都是真王级别的存在,神威滔天,不可亵渎。

“三千年前,曾经有人闯入那一部族,以度灵境度化十二真王,并且带走了春碗。”驴爷淡淡道。

王穹愕然不已,春碗那等宝物,天生地养,窃取造化,合阴阳,掌四级,赐福万民。

连此等宝物都能据为己有?

最关键的是竟然连十二真王都能部度化?

“谁这么牛逼?”王穹忍不住问道。

“林罗天!”驴爷随意道。

“果然!”王穹撇了撇嘴。

三千年前,只要提到这个年份,基本上牛逼的事情都跟这位大佬脱不了干系。

天下第一高手果然不是吹的。

“驴爷,你会不会那度灵咒?”王穹追问道。

驴爷摇了摇头:“废话,我要是会那玩意,第一个就把你给度化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会你提他干嘛?”王穹无语道。

“我虽然不会度灵咒,但是我知道它的下落。”驴爷傲然道。

王穹闻言,眼睛一亮,立马改口道:“驴爷,这宝贝在哪儿?”

“度灵咒被记载于《罗天手札》之中。”

提起那个名字,就连驴爷的脸上都露出了凝重之色。

王穹的笑容也渐渐收敛,关于《罗天手札》那是一部禁忌之书。

当年林罗天沿着葬炎河,穿过禁区,走到了天之尽头,将许多搜集来的禁术、奇术以及神通都编撰在一起,记书为册,名为《罗天手札》。

据传,《罗天手札》成书之日,天生异象,有大恐怖自禁区出,天血雨,鬼神惊,十方悚然,九幽惊颤。

从成书的那一刻起,《罗天手札》便失传了。

这么多年来,虽然有关《罗天手札》的传说从未断绝,甚至也有人声称习得了上面的绝学,但是从来没有被证实过。

到了今时今日,《罗天手札》更像是一个虚无的传说,至于它是否真实存在,谁也无从知晓。

“驴爷,难道你知道《罗天手札》的下落?”王穹心头狂跳,如果真是这样,那他真的就要逆天了。

“不知道啊,这东西谁知道?”

“……”

“那什么……驴爷没事的话,你先走吧,都挺忙的!”王穹彻底不想聊下去了,直接下了逐客令,开始闭关。

这次十万大山之行,他在堕蛟龙巢内获得了诸多宝物,自然要消化一番。

像大地玉心柱,月瞳,大日乌金砖等正好用来装饰补天公会,有了这些宝物,补天公会的防御将更加恐怖,灵气浓郁程度丝毫不亚于秦皇族的龙脉秘境。

在这里修行,可谓一日千里。

另外,王玄罡还特意提炼了第六真王的宝血送给王穹。

这东西经过灵炉境强者特别处理,即便是王穹这等境界也能炼化,汲取其中的精华,参悟道理与法则。

对于融器境而言,这才是无上至宝。

轰隆隆……

密室内,无形的波动传来,如冬雷浩荡,肃杀惊世,又似火山喷薄,狂暴惊人……

王穹的气息不断变化,陷入秘修之中。

……

与此同时,帝都之中。

一座奢华至贵的府邸之中。

后花园,一座小山之上,灵木耸立,仙禽长鸣,清香之气缭绕。

亭台内,一位青年品着身前的香茗。

突然,一只金鸟飞来,落在身前,化为一张信笺,上面写着四个大字。

“屠夫已归!”

“那个男人已经回到帝都了吗?看来可以接触一下了。”那青年一挥手,信笺燃起,化为灰烬!!!

Share your commen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