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版人app软件向日葵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唐残最新章节!

当头领们为多出来的额外收获,既惊且喜而心思纷纷的同时。已经进补为队正之一的成大咬,却有些意外遇上了来自老乡的招揽。当然了这几日下来,此般的事情并非是无独有偶的仅仅他这么一出;

事实上,随着怒风营决定在循州就地重新扩充军制之后;除了那明显撬动不的直属队和学徒队,周淮安所带来的后队麾下兵员,尤其是看起来很有些实力而装备颇好的护兵队所在,也不可避免成为了某些人打主意的对象。

虽然不能公开讨要人手什么的,但是私底下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诱之以利的“自愿”手段,却是已经纷纷出炉和各般上阵了;而作为其中唯二的资深头目之一,成大咬自然也没有可能幸免的。

就在一处小小的酒肆,堆满了茄丁杂碎、烧莲藕、煎蘑菇、躁子豆腐、烤细鱼等七八样菜色,和一壶他家乡风味老梁黄的桌案上,这名与他同阶为队正的河南老乡路瘤子,也在殷情的举盏劝说着。

“咬子啊,都是乡里乡亲,我也往直里说了哈。。”

“陈校尉那儿别的齐活,就差个副佐了。。”

“指名让过去帮忙呢。。”

“只要肯过去,马上就给一个旅管。。”

“队正以下的一应人头,随便指配好了。。”

听到这里成大咬微微一愣,不可置否的喝了一盏酒水。

“俺知道的性子,也明白的心愿。。”

爱哭的俏丽美人

对方却是没有放弃的意思,继续劝说道。

“说实在的,继续留在后队那儿,又有什么前程和功劳可言。。”

“可说是除了日常监工和看守的活计,哪来那么多杀敌建功的机会啊”

“要是别人我还劝他,就往此安逸清闲处去好了。。”

“可是的一身经历和志愿,却不好白白蹉跎了;”

“不若乘着这个由头脱身出来,另开一番局面好了。。”

然后,就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,有些心思重重的他,几乎是又遇到了另外两个处的招揽,最不济也是许下保举一个旅帅的职衔和相应的好处与便利。而且,只要他露出口风愿意过去,自然就会帮他前后安排妥帖,而不会落下人什么话柄和是非来。

于是,在接二连三的酒酣耳热之间的他,也不免有些动心和犹豫了起来;眼见得这和尚已经在军中成就了一番风生水起的重用之势,而自己私底下的任务看起来已经不是那么打紧了。或许,在现今清闲下来的时候也该静心想一想,是为自己的前程和将来且做打算一番了。

只是,当他回到后队驻守的州衙内院,一路招呼着走进原本刺史家眷专用的庭院了,却发现除了门内外

而在花门后边一个声音郎朗的,却让他有些恍然大悟起来,显然是那位和尚营管又在抽空给手下人讲古和论理了;要说这位营管和尚还真是了不得,他似乎知晓很多史上的典故和古时的轶事;而且别人不同的是,他还喜欢说完一段典故后,让人逐一的述说感想和体会其中的蕴意,再针对性的提问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此外,显然这厮还不介意任何人来旁听,或是半路参与到期间。是以一来二去的,就算是成大咬麾下的那些老卒,有些闲空之后都喜欢往他这儿跑,而慢慢聚集了不少相对稳定的听者了。。

只是在随后听到的东西,却让他不由心中一动的竖起耳朵,而放慢了脚步最后停了下来,暂时在墙后成为仔细聆听者中的一员了。

“真的觉得城里的那些富有人家可怜么。。”

站在特制讲台上的周淮安,也在对着一个脸色不豫的学徒道

“还有他们的家人就此失去了依靠,是不是看起来也很可怜呢”

“但是,我得问上们一声。”

“当们的父老兄弟姐妹,妻子儿女都在饥寒交迫中挣扎等死的时候。。”

“被那些胥吏和役丁逼得生不如死的时候,有谁会为他们可怜或是心软了么。。”

“或许有人要问,这两码事情间有什么干系么。。”

说道这里周淮安用马鞭在案板上重重的一抽,以加强自己的预期和震慑力。

“我却要说肯定有,乃是极大的干系和渊源的。。”

“或者说,大伙儿见识过了那些人家里抄出来的各种东西之后,”

“又以为,这些人高高在上逍遥自在的好日子。。”

“或又是一掷千金的身家,又是靠什么维持和积攒起啦来”

“还不是靠他们所编造的那套吃人的道理。。”

“靠他们用无数良善人家的血泪,铺就而成的风光体面。”

“们往日在乡里所见的,不过是那些酷吏和役丁们的作恶多端,”

“却有人曾想过么,他们是谁人派来,为谁的意志和利益来做事呢。。”

“这还只是大多数的世人,在明面可以看到的东西而已。。”

“而他们,也不过是替别人维持权势和威风,履行那盘剥手段的区区爪牙和走狗而已。。”

“要说着一切苦难的最终的根子。。”

“还是在朝廷、官府、大户和豪强,这些幕后真正的主使身上。。”

“只要这些吃人索命的根子不被断掉,就算们赶走再多的酷吏,打死再多的走卒,又能顶什么用处呢”

“仅仅是赢得一时的片刻解脱和虚假的安逸。。”

“然后,这些万恶之首就会用权势和钱财,继续指使来更多的走卒和恶吏,”

“乃至更多官军的屠刀,打着镇压反贼和乱民的旗号”

“变本加厉的在们,们和们的家人、亲族身上报复和榨取回来。。”

“甚至用杀人头滚滚的酷烈手段来以儆效尤,才能保住他们长此以往的权势和威风。。”

说着说着已经进入某种角色,而有几分革命导师兼政委上身的周淮安,突然就用力的抽案怒吼道

“但是我要问们一句,凭什么他们就可以对百姓敲骨吸髓的为所欲为。。”

“明明占有这世上最多的田地和财货,却还要将穷苦人儿的最后一丝指望给夺走。。”

“而让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家人一个个饿死,或是为永远也交不完,永世也交不上赋税,而被一步步逼死、拷死。。。”

“或又是辗转流利于逃荒乞食之路,卖儿卖女甚至易子相食来苟活片刻呢”

“所以我要说,这便是敌我之间不死不休,毫无妥协和软弱的生死之争、存亡之争。。”

“说到底,穷苦人儿真心想要出头,就必须有一套咋们自己行事的道理”

“而不是随便为一点看起来的可怜和服软,就对这些罪魁祸首的一时惺然作态的表象,而有所后悔和心软了。。”

“那是在背弃身边,那千千万万穷苦兄弟们一路所抛洒的热血了。。”

“难道义军这一路的出生入死,是靠乞求别人施舍而来的么”

“所有的活路,所有的道理,最后还是得靠我们手中的刀枪来造就。。”

“管头说得好。。”

“便是这个理儿。。”

“不容宽恕。。”

“决不轻饶。。”

“不死不休。。”

“万死不辞。。”

这一刻,在墙内一片泣不成声的反响如潮和几欲掀翻瓦顶的怒吼叫嚣当中。

成大咬心中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和情绪,激烈涌动着想要喷薄而出;又像是积郁了很久的东西一下子点透,或又是伤痕累累的厚痂烧穿,就豁然开朗而有些破茧而出的释然和轻松感。

他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情绪起伏,而抛下那些多余的心思和想念,重新抬起脚步向着内院而去,迫不及待的想要就此加入到这些情绪激昂的同袍当中去了。

Share your comment :